全場免運費
全部商品分類


雪楓一臉歉意地看著陶逸。陶逸忙搖頭道:沒事,你那一劍刺得併不算準,還要不了 michael kors 台灣 的小命。雪楓見他毫不介意,淺淺一笑,道: Michael Kors 斜背包 一直以為你是個很不正經的男人,現在看來 Michael Kors 斜背包 並沒有真正地認識你。陶逸笑了笑,卻不知道該說什麼好,在欽慕的女子麵前,男人大多都會變得木訥,他也不例外。不知不覺間,兩人已經到了小密林的邊緣,雪楓忽然認真道:很高興你今天陪 Michael Kors 斜背包 ,和你聊天很開心,你明天有空嗎?

這算是約會嗎?陶逸的腦子裡閃過了這麼一個念頭,卻不敢冒然說出來。雪楓的話大出陶逸的意料,他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卻又不得不相信,於是強忍著心底的興奮,不讓自己失態,點頭道:好,明天我一定來。雪楓微笑道:那 michael kors selma 明天見。陶逸連連點頭答應。見陶逸答應了,雪楓便轉身朝小密林外走去,陶逸卻沒有跟上去, Michael Kors 斜背包 兩人的住所在完全相反的兩個方向,沒有她的允許,他也不敢冒然送她回家,對他來說,今天得到的已經太多了,他不敢得寸進尺,怕不小心惹了雪楓不高興。

在痛苦和美妙的憧憬中,第二天的傍晚終於到來了,陶逸早早地來到了小密林,靜靜地等著雪楓的到來。沒過多久,雪楓果然來了,這次的見面兩人似乎忽然熟了很多,雪楓竟是一改往常的冷傲,幾乎無話不談,連 Michael Kors 斜背包 小時候有趣的事情都說出來給陶逸聽。夕陽西下,養仙谷四面環山,像一個盆,所以這裡的黃昏其實很短。兩人正聊得開心,忽然一陣男女的嬉笑聲遠遠傳來,陶逸扭頭朝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,卻見兩個熟悉的身影正朝這邊走來,這兩人正是嚴陽和清靈, Michael Kors 斜背包 邊走邊說笑,還不時地動手動腳,似乎並沒有看到這邊的陶逸和雪楓兩人。

Powered by Michael Kors